首页 »

一所坚持30年“实验研究”的学校,如何解密培育创新素养的“黑匣子”

2019/11/9 3:01:01

一所坚持30年“实验研究”的学校,如何解密培育创新素养的“黑匣子”

一所用“实验研究”定义的学校,30年来传承接力实验项目,与时俱进寻求突破。上海市实验学校为了让每个孩子成为与众不同的自己,长期坚持并坚守“实验阵地”,他们如何解密培育创新素养的“黑匣子”?

 

 

观察记录做“懂实验”的老师

 

上海市实验学校的学生从小学入学起,每隔2年就要在家拍摄一段视频,记录对“哪些学科特别感兴趣”“自己做哪一件事最开心”等问题的应答。学生杨光灿烂在小学部时,小视频中曾记录了他自称喜欢奥数和英语。随着对小杨同学的兴趣跟踪,教师、家长记录的交互验证和维度分析,逐步聚焦到小杨喜欢物理、化学等科学学科,热衷参与创客活动,在科技创新方面具有天赋潜能。如今,他已升至9年级,相当于其他学校的高二年级。下个月,他将提前参加高考,志向是报考中科大少年班。

 

从2008年起,上海市实验学校小学部研究重点聚焦学生学习兴趣,通过老师对学生的日常观察记录,来发现学生的潜能。在对学生日常跟踪记录的基础上,小学部给每个孩子建立了个性图谱,还加入学生自我评价、同伴互评和家长评价等,全方位立体展现每个学生的成长轨迹。仅小学部,目前已有近15000条记录。这些最原始、最鲜活的数据资料采集,为观察学生兴趣、个性和志向随着年龄增长发生的微妙变化提供了可能。“黑匣子”的数据慢慢被解密了。

 

在学校,老师不仅要教书,还要会研究,几乎每位老师手上都有课题。从教学者转化为儿童的研究者,最重要的就是要“懂实验”。每位老师开展最接地气的实证研究,对学生的潜能发展和个性特点长期跟踪、观察记录,并做了大量案例分析。“从兴趣向志趣发展,观察是为了更准确的认识与了解,更有针对性的引导与帮助,实施个性差异化教学。”上海市实验学校校长徐红说。

 

 

为特殊需要的学生量身定做课程

 

在一次去盲校的参观访问后,高二(6)班的王子卓同学发现,市面上的盲文显示器,售价要1万多元,残疾人家庭一般负担不起。如何让盲文阅读进入更多家庭?王子卓萌发了发明一款“盲人kindle”的想法。盲人显示设备,必须将显示器件的成本控制在较低成本,这也成了这一发明的突破点。在特需课程,小王投入了大量研发精力,最终由他发明的“基于位权凸轮组合方式点显”的盲文电子阅读器,大大降低了制造成本,获得今年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,并推送全国。王子卓日常学习成绩非常优异,学习压力也不大,每晚睡觉不晚于9点。由于学习高效,他将热衷创新发明的爱好坚持到底。

 

在上海市实验学校,小学4年、初中3年、高中3年,独有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一贯制学制,打通了3个学段的间隔。弹性学制又让学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读11、12年,也可以读9年、8年。与此同时,学校课程也得到了更多发展空间,拥有了更多形态。为了培养“小学生兴趣、中学生情趣、高中生志趣”,学校构建完善了三大课程,核心课程让学生吃饱、吃好,学养课程让孩子们营养均衡,特需课程则从学生需求出发,为有特殊需要的学生私人定制课程服务。在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张民生看来,特需是学生的特需,学校把学生需求作为课程设计的逻辑起点,对学生潜能开发、创新人才早期培养具有重要的创新意义。

 

在弹性的时间和空间,学生可以灵活安排学习。有位同学英语拓展课被置换成了平面设计课,社团活动内容变成了电子杂志设计,很快成为数字故事的制作高手。初中毕业时,他提出要拍微电影,这个13岁的导演兼策划,拍摄了人生第一部电影;高中进入特需班,每周语数外比其他平行班同学各少一节,腾出来一个半天做与装帧设计相关的课题研究,跟随有专长的老师设计各种项目;15岁那年,学校新建科技楼,校方将高中数学建模活动中心整层楼面设计交给他,他的室内装潢设计从梦想变成了现实。

 

 

医教合作探索创新人才识别培养

 

如何让每位学生不仅成为与众不同的自己,也可以成为卓越的创新性人才?2015年10月,上海市实验学校徐红校长团队和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江帆教授团队,一起研讨识别和培养创新人才。从医教合作共同探索创新人才识别培养,本身具有一定的创新性。

 

儿童医学中心党委书记江帆团队认为,一般智力、认知能力、睡眠健康、情绪健康以及身体素质,既是创新素养的组成部分,也是创新素养的身心基础。创新素养良性和健康发展,创新人才的培养,均需要重视儿童的情绪健康。而良好的睡眠是身心健康的基础,与记忆力、注意力、学习以及创造性等密切相关。

 

如何让每一个孩子成为与众不同的自己?在徐红看来,在目前教育的形态里,更要护长容短。只有人尽其才,具有护长容短的眼光和胸怀,才有可能培养出创新型人才。怎样才能打开创新素养的“黑匣子”?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主任徐淀芳认为,培养创新素养,需要较好的环境保障,给学生时间、空间和条件的保障;从教学上,给予多体验、多交流、多表达的机会;学生自身的兴趣、习惯和态度也很重要。

 

“上海市实验学校不是一所普通的优质学校,而是一块真正展示和检验教育思想的试验田,是上海基础教育领域有着关键‘研发’功能的‘教育实验室’。”上海市教育学会会长尹后庆说。

 

 


本文图片:由上海市实验学校 供图  图片编辑:邵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