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陈文茜:活下来,就该去懂得快乐

2019/9/11 21:31:07

陈文茜:活下来,就该去懂得快乐

 

金融海啸之后,面对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,很多人尤其是没有机会的年轻人很容易对社会愤怒。他们被称为“愤怒的一代”。这群年轻人有个共性——面对世界格局变化、全球化和金融海啸,不会或者不愿意从全球角度去看待自己所面对的悲剧。

 

青年一代该如何躲过这场经济危机?昨天,台湾地区资深媒体人陈文茜带着她的最新时评集《树,不在了》出现在上海书城五角场店与读者见面。她在现场侃侃而谈现今社会存在的问题,提醒年轻人不要只顾愤怒,而是应该把愤怒当作思考的起点。她鼓励年轻人只要找准跑道,“下一个取代郭台铭的人就会在现场产生。”

 

陈文茜认为,当下不是最好的网络时代,而是竞争最激烈、最不公平的时代。她借《树,不在了》这个书名发问:当政治经济环境这棵老树日渐凋零,遮蔽我们众人安然的新树,又在何方?她希望把这本书送给年轻人。“因为你们还来得及。因为你们最重要的资产是你还很年轻。如果你面对未来时发现根本就不对了,你就要赶紧换跑道。”

 

陈文茜曾站在台湾政坛的风口浪尖数十载,她媒体主播的形象也被观众广为熟知。在节目中,她以自信敢言的风格、独特犀利的视角为自己迎来掌声。她被李敖评价为“所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”。《上海观察》昨天对这个“最聪明的女人”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 

| 陈文茜在读者见面会现场 |

 

年轻人不应只有愤怒的呐喊

 

上海观察:你怎么看待这个时代?你觉得当下年轻人最严重的问题是什么?

 

陈文茜:金融海啸之后,全世界的经济都受到影响。

 

在这个时间点走上社会的年轻人是贫穷的,一年又一年等待机会,越等越没有耐心,到最后绝望了,或是愤怒了。

 

你的身体是年轻的,可世界经济是生病的。你的生命是健康的,可全球的经济问题是衰老的。当你的生命诞生时,好像是一个繁华世界;而你走上社会,却是一个衰退的时代。失落或者愤怒是这一代年轻人最严重的问题,但如果你不沉淀下来去思考,那根本不会改变,不会解决任何问题。

 

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第一,这是时代的错误;第二,你得承担这个错误的后果;第三,解决这些错误的方法,是你得去学习全球化的经济和政治学。今天这代年轻人不能只学习计算机,也要学习政治经济学。只有如此,你才会理解自己的人生面临怎样的问题,你才可以把自己的人生处理好。

 

上海观察:如果换作你现在是18岁,身处这时代,你会不会变成“愤怒的一代”?

 

陈文茜:不会。我想我会想出自己的策略,会去学习下一波经济里头那个新的增长点。

 

年轻人最重要的是了解并思考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问题,理解这个状况,然后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跑道。

 

换作是我,我想我会去学软件,学机械工程,还要去学大数据。今天会大数据分析的人,什么行业他都会吃香。这种人一定会是未来的第一。下一个取代郭台铭的人就会在现场产生。

 

只有傻瓜才会现在去买房子

 

上海观察:如今一些大陆的年轻人在30岁前后已经成了“房奴”。但你说,傻瓜才现在买房子。你自己也是一直到45岁才买了房子。你说这句话的依据是什么?

 

陈文茜:中国人特别相信安居乐业这件事。根据我的观察,全世界只有中国的年轻人会在二十七、八岁就着急买房。因为现在的房价,既不叫常态价格,也不是新常态价格,而是变态时代的价格。

 

但是,你为什么要把你的人生赌在这样一个时刻?这样的房价无以为继,一定会有一个时刻掉下来。年轻人有青春,不像老人非有个房不可。那你就乖乖地租,等房价跌下来那天才去买嘛。

 

你看中国这几年经济的发展,房价当然会变贵,甚至还会更贵,但房价一定会经历波动的。之前我在台湾拒绝置产,是因为我觉得不值,就一直不买,我是等到“非典”那年大幅度下跌才买房的。那年我45岁。

 

很多年轻人会跟我说,不是这样啊,我不买房,丈母娘就不让女儿嫁给我。我说这种丈母娘那么势利,这种女儿就不要娶了。

 

成功不是钱多 而是要有不同的生活经验

 

上海观察:在今天这个社会,该如何去定义一个年轻人的成功?

 

陈文茜: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是不一样的。大多数人认为,成功就是赚到了钱。而我对成功的定义是,你要有不同的生活经验。

 

我常常给别人开一个清单,你可以真的只身去旅行,也可以用你的脑袋去旅行。我给年轻人开的旅行清单:第一站,建议是去东三省,看那些完全被淘汰掉的产业。第二站是到深圳。第三站去杭州,当然主要是阿里巴巴。我建议年轻人在经历了这些旅程后再来理解——什么叫成功。

 

当你走完这三条路,最终你会比较理解:什么叫夕阳产业,什么叫勇敢蜕变,什么叫抓住机会。我觉得这样的人就叫成功。

 

 

传媒变革中那些可以替代和不可以替代

 

上海观察:日前,知名媒体人闾丘露薇宣告离开传媒界。大家都在唱衰传统媒体。你怎么看待媒体的未来?

 

陈文茜:传统媒体它最容易被取代的是即时新闻。如果是深入访谈,它要被网络取代,不大可能啊。所以,只是说,媒体形式会改变。

 

报纸这个媒体出现在法国大革命时期,你可以算一算有多悠久?本来科技就会创新,报纸慢慢被电视取代,现在又被网络取代,所以报纸上那些即时新闻的东西,会变得不重要。可是,深入采访的东西,和知识有关的东西,它的价值正在提高。

 

所以,我的看法是,在这个时代里头,越深入的东西,回答大家痛苦的那些深入的问题会越受欢迎。可是如果很短浅,那以脸书(Facebook)为代表的那些新媒体,就完全可以把你替代掉。

 

上海观察:作为传媒界前辈,你对年轻人会有一些怎样的建议?

 

陈文茜:读书,更深入地阅读。还有,保持你对新闻的热诚。

 

你一定要有大量的阅读,尝试让你的眼睛不是看成一个平面的,而是变成菱形的。我想,我若有足够的时间,我会想去我自己开出的旅游清单上的东北、深圳和杭州。我要书写那里的人物,写出他们对自己生命的想象。

 

他们都叫中国人,可是处境完全不一样。我想去写这三个地区的大学生、毕业生,年龄在20至30岁,或者30至40岁。我想在那些地方呆一段时间,看他们是怎么成功的,或者说怎么失败的,然后写这些当代人的故事。

 

你问我说对媒体人有什么建议,今天如果我是你们的带教老师,我就会说,GDP资料人人有,为什么你没有想到去写?

 

李敖是大师也是胆小鬼

 

上海观察:你曾被李敖评价为“所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”, 特别想知道,你们在生活的交往中是互相吹捧还是互相攻击?想听听你对他的评价。

 

陈文茜:李敖说我是“最聪明的女人”,那是因为他希望我称赞他是“最聪明的男人”。人称赞一个人,是希望别人称赞他。

 

生活中我和李敖之间,该互相吹捧时就互相吹捧,该互相攻击时就互相攻击。我和他的关系,像黑格尔的辩证关系。

 

以前我们经常见面,现在不大见面。他有时爱把自己关起来。闭关一段时间以后,他一不跟人往来,就愤世嫉俗,然后写的东西都会与平时不一样,说的话尖酸刻薄。但如果一旦出来受到欢迎,他就会人来疯,他的大师风采也会出现了。

 

所以,当他得癌症时,我对他做什么呢?

 

第一,我给他介绍医生。他怕得要死,一直念叨存活率多少。其实他得前列腺癌,哪有那么严重。他进入了一种非常晦涩沮丧的状态。我安慰他么?用医学知识开导他么?不是。我把他得癌症要去开刀的消息在不经他同意的情况下,一下子就告诉整个世界。然后所有媒体都去采访他。他就写打油诗。然后他就表现出自己英雄的一面。

 

躺下来开刀前,他就对医生说:我告诉你啊,你们要记住我的言行;经过这个之后,我的言行就改变了。惹得全场大笑。面对疾病,他其实是有本事超越的。

 

再爆料一件事情。前几年,凤凰卫视邀请他到大陆,他根本不敢坐飞机。我劝他的方法是:第一,我对他说,你该去,以你这样的思想和地位,你早就是应该上《纽约时报》的重要思想家。但因为你困在台湾,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人要理你。所以,你一定要去大陆。但我对外界的说法是,他不敢来,因为他是一个胆小鬼。我和他的关系就是这样。结果李敖就对外界说,“陈文茜这样的人,她的话你能信吗?能听吗?笨蛋才相信陈文茜讲的话。”所以,他是大师,也是胆小鬼。既是英雄好汉,也是胆小鬼。

 

50岁后,你要放下对爱情的痴念

 

上海观察:你曾说,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,或许最重要的学习,是放下对他人的期盼,把更多的爱给自己,留给友谊。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这样有感而发?

 

陈文茜:从小开始,因为早熟,我几乎没办法与我年龄相同的人相处,喜欢和比我大10多岁的人在一起。

 

但是,我现在57岁。如果我去找一个男人,大我20岁,那我是不是要开殡仪馆了?如果我不找那么老的,我找小的,对不起,我也从来没兴趣开幼稚园。我刚好有几个朋友,到50岁了还在为爱情所困。所以我会说,要放下对爱情的痴念。

 

在这个年龄,如果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伴,你就要好好地跟他在一起。如果没有,你就要放弃对爱情的痴念。

 

20多岁时,我大概一年要换3、4个男朋友;但到了30多岁,就固定一个人。每个人在不同年龄有不同的状态。人到50岁,你一定要好好的。因为就算100岁死,人其实75岁以后的体力就不行了。所以,到50、60岁的人,只剩下10多年的快乐时光。在这个年龄,就该做开心的事情。

 

不是靠爱情,或者靠孩子来孝顺你,也不是靠社会的掌声。而是学会靠你自己与自己相处,学会一个人的幸福。我觉得,这就是你50岁后的功课。一个人的幸福,不只是不惑,不只是知天命,连生死都要学会看穿。你要面对有一天你会离自己而去。在面对这些事情的过程中,要学会及时行乐。

 

上海观察:你是否经常被青年人视作“人生导师”?

 

陈文茜:我也可以做中年人的导师。

 

我正在写的一本书叫《愉悦学校》。我们从小到大上很多课。比如一加四等于五。但有人告诉你过,人生什么时候该做加法,什么时候该做减法吗?我们上了好多课,但人生中没有一堂课是关于快乐的。但快乐对于一个人有多重要啊。你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就要懂得快乐;甚至你是一个孤儿,你也要懂得快乐。你是活下来的生命,你就应该懂得快乐。

 

年龄带来的最大财富是领悟

 

上海观察:你觉得年龄带给你的最大财富是什么?

 

陈文茜:应该是领悟吧。李宗盛的歌中写道:哦,多么痛的领悟!我觉得我的领悟是充满了欢欣,是欢欣的领悟。

 

我以前并不觉得生命有多可贵。这个领悟与乔布斯很像。他是一直到宣布得癌症的时刻才领悟。他与他的家人和解了,不再恨任何人。可是,他是到快死的时候才领悟。

 

如果我老了还能写作,一定是写以前的事,不会写当下的事。那么,离那个时间,真的就只有10多年了。就算我长寿,我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。所以,我想把每一天的时间都过好。不愉快的时候,就看看书,听听音乐。绝不会把不快乐的事情带到第二天。